•  

    為何說財政補貼是壓倒新能源汽車的最后“稻草”?

    2019-02-27 16:20:59 來源:互聯網
    標簽:

     

    財政補貼是一把雙刃劍,既是推動產業發展的原始驅動力,又是行業規模化發展的掣肘。尤其是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國家財政補貼問題更加敏感,已在全球市場確立話語權的新能源發電,及處于上升階段的新能源汽車是財政補貼的主要投放領域。

     

    國內風電、光伏發展逾十年,2018年底風電累計并網裝機1.84億千瓦,發電量3660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5.2%;光伏發電裝機1.74億千瓦,發電量1775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2.52%。曾經微不足道的新能源發電不再是小眾能源,已經足以影響電力系統平衡,影響能源發展秩序。

     

    超乎管理者預期,財政補貼缺口越來越大。目前,國內新能源補貼缺口超過1000億元,預計到2030年補貼累計將超過1萬億元。為解決這一棘手問題,國家能源管理部門從價格政策、指標管理、市場監管等方面入手,希望加速推動新能源行業平價上網。

     

    近期,財政部、發改委、能源局組織座談會征求各方意見,擬調整光伏管理政策,提出以財政補貼為上限確定光伏裝機總量,企業以競價方式參與財政補貼分配,以此緩解補貼壓力、倒逼光伏產業鏈降低工程造價。與此同時,國內風電業已明確通過競價方式獲取指標,引入市場競爭機制,引導補貼退坡。

     

    補貼退坡是既定政策方向,補貼拖欠則是沉重的現實。目前,新能源發電項目普遍面臨2年以上的財政補貼拖欠,數億元,甚至上百億的應收賬款躺在財務賬本上,應收賬款在總資產中的占比不斷提高。這種狀況令新能源行業上下焦慮不已。

     

    上市公司公告顯示,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在央企新能源運營商中,華能新能源、龍源電力應收賬款已經超過100億元;民營企業中,2018年上半年林洋能源光伏發電補貼應收賬款13.38億元,占營業收入83%;陽光電源應收賬款57.04億元,這一數值遠遠大于當期公司營業收入38.95億元。

     

    現金流是新能源企業的生命線。從影響新能源項目現金流入、流出的因素分析,電費收入是項目現金流流入的核心,現金流流出以財務費用、運營費用為主。按照現行電價機制,新能源度電收入中超過當地燃煤標桿電價的部分均由財政補貼轉付。新能源財政補貼的唯一來源是電價附加1.9分/千瓦時。

     

    分析各類新能源對財政補貼的依賴程度,海上風電>生物質發電>光伏發電>陸上風電。其中,陸上風電度電補貼在0.15元左右,占度電光伏度電補貼在0.23-0.3元,生物質發電度電補貼為0.35-0.45元,海上風電度電補貼最高,在0.45元/千瓦時左右,占度電價格50%以上。

     

    新能源是優質資產,補貼拖欠是行業共性問題。如果不考慮補貼拖欠影響,新能源發電的主要財務指標——毛利率、凈利率、利潤總額、ROE(凈資產收益率)等均處于領先水準。以內蒙古某風電項目為例,測算顯示項目毛利率75%,凈利率59%,凈資產收益率38%。這些指標接近甚至優于貴州茅臺。數據顯示,2018年三季度貴州茅臺毛利率91.12%,凈利率50.86%,凈資產收益率24.93%。

     

    從新能源運營主體所處狀況看,補貼拖欠是行業共性問題。2018年9月底某央企所屬新能源開發公司新能源補貼到付率不到10%。不同的是,央企企業對于補貼拖欠的抗壓能力要遠遠高于民營企業。我們在調研中,接觸到越來越多因補貼不到位而變賣新能源資產的項目業主,有的企業甚至選擇申請破產清算,緩解企業經營壓力。

     

    2018年7月,生物質發電企業山東琦泉集團(全國排名第三)上書財政部紀檢組,反映財政補貼拖欠問題,一時引起管理部門關注。彼時,企業面臨銀行抽貸、資金鏈斷裂、生物燃料采購困難等重重問題,無奈之下選擇向財政部門“告狀”。

     

    有鑒于此,新能源企業在投資決策之初,就應該充分考慮補貼拖欠帶來的財務費用增加、現金流緊張等狀況,推演項目在20年全生命周期的現金流入、流出,規避經營風險。

     

    新能源企業應該比以往任何時候關心補貼到付率。在現金流壓力面前,新能源企業更希望提高補貼到付率,縮短補貼撥付周期,即便降低度電補貼標準。尤其是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現金流比什么時候都重要。

     

    唯有平價上網新能源企業才能擺脫補貼拖欠。在當前新能源工程造價、發電小時數、上網電價條件,對于多數項目而言,平價上網并非易事。以蒙東(二類資源區)為例,財務測算顯示,在6500元/千瓦的工程造價下,不考慮其他成本降低、市場交易引起電價波動因素,3100-3200小時是蒙東風電平價上網的底線。2018年該地區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為2206小時,增加1000小時在消納、調度上仍存在一定難度。

     

    除此外,新能源行業唯有自強自立,通過產業鏈協同,降低工程造價和運營成本。這一點,光伏產業鏈在技術驅動下成本下降的速度要快于風電,風電、光伏之間的競爭也剛剛開始。

     
    關注與非網微信 ( ee-focus )
    限量版產業觀察、行業動態、技術大餐每日推薦
    享受快時代的精品慢閱讀
     

     

    繼續閱讀
    千億投資入局智能電動車,其技術水平和市場進展表現如何?

    2018年中國共賣出125萬臺電動車,不具備智能化技術的車型少之又少。早在幾年前,時任科技部部長的萬鋼就指出,智能汽車最好的載體就是新能源汽車。如今,智能技術像是一件華服被車企競相追捧,其中新能源車型上對其需求更為迫切。

    動力電池回收網絡一覽:哪一環節還需補強?

    近日工信部發布的《新能源汽車動力蓄電池回收利用調研報告(簡介)》中顯示:目前從企業回收情況來看,當前回收的動力蓄電池以研發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舊動力蓄電池為主,新能源汽車退役電池較少,主要來源于研發試驗和生產制造產生的廢舊動力蓄電池。

    近期的乘用車上險數

    找朋友要了一份到2月份的數據,看來從去年3月份一直以來的需求還是往下在走。如下圖所示:從絕對數字來看,1月份的數據同比回正給大家過一個好年打下基礎,但是回過年來,上險數據的實際情況能讓大家更認清楚目前的狀態

    美國是如何解決新能源汽車充電難題的?
    美國是如何解決新能源汽車充電難題的?

    就電動汽車數量而言,中國仍然是全球第一,但美國和中國的差距正在縮小。

    新能源市場再起波瀾,恒大汽車真的要來了

    作為新晉的造車新勢力,恒大在自主造車的路上速度越來越快

    更多資訊
    石油時代,能否被電動汽車所終結?

    為什么電動汽車會結束石油時代?快餐店或許會給你答案。現在石油在我們的經濟時代占主導地位,但它的重要性正在逐漸減弱,就如同鹽一樣,我們的文明在很久以前其實是建立在鹽這個神奇的物質上的。

    BMW X1 PHEV電芯的升級

    在日內瓦車展上,寶馬基本把原有的9.2kWh的電池組升級為12kWh的電池,并在SUV上加速部署PHEV;原有7.6kWh的升級為9.8kWh左右。但是在國內的X1 PHEV卻一下子提升到了24kWh,這個事情有點特殊我們來仔細看一下。

    英偉達最新的自動駕駛平臺DRIVE AP2X,來了解一下

    近期,英偉達總裁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圣何塞舉行的年度GPU技術大會上宣布了他們在自動駕駛、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等領域的一些最新產品和突破。

    MPS mCar電動汽車帶你玩轉角度傳感器

    2019年慕尼黑上海電子展上,MPS 演示的mCar電動汽車向業界高調展示了其超炫酷的角度傳感器和運動控制系統。

    兆易創新SPI NOR Flash全系列產品通過AEC-Q100車規認證

    業界領先的半導體器件供應商兆易創新GigaDevice(股票代碼 603986)宣布,其GD25全系列SPI NOR Flash產品已完成AEC-Q100認證,是目前唯一的全國產化車規閃存產品,為汽車前裝市場以及需要車規級產品的特定應用提供高性能和高可靠性的閃存解決方案。

    Moore8直播課堂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