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在輪番課稅之后,國內IC業到底面臨怎樣的陰霾?又將如何制勝?
 
“促進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貿易”是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官網上的Slogan,但這不阻礙美國持續對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非理智”行為。在連續幾番加稅之后,9月18日美國政府又宣布實施對從中國進口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的措施,自2018年9月24日起加征關稅稅率為10%,2019年1月1日起加征關稅稅率提高到25%。而與此針鋒相對的是,我國發布公告決定對美國原產的約600億美元進口商品實施加征關稅。在輪番課稅之后,國內IC業到底面臨怎樣的陰霾?又將如何制勝?
 
美征稅清單調整背后
在此輪美國對中國加稅清單中,據USTR官網介紹,原提議清單上的297項關稅被完全或部分取消。從擬議名單中刪除的產品包括某些消費電子產品,如智能手表和藍牙產品;工業制成品、紡織品和農業所需的化學品;某些健康和安全產品,如自行車頭盔,兒童安全家具如汽車座椅和玩具筆。
 
美國在一意孤行的路上越走越遠:在6月15日,美國發表聲明宣布對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25%的關稅。本次清單中公布的半導體相關產品主要涉及硅片、光罩(mask)、平板顯示和集成電路制造的設備及其配件,以及二極管(LED除外)、處理器、控制器、存儲器、放大器等IC器件。而在8月23日啟動的制裁關稅中,又將半導體、電子零部件和塑料制品等279項產品納入關稅清單。
 
而在此次清單上,為數據中心和基于互聯網服務提供動力的計算機服務器和網絡設備部件面臨征稅,這將阻礙基于云計算和基礎設施的應用。
 
同時,用于制造半導體設備的某些部件也面臨新稅,芯片行業也受到了新稅的打擊。據悉,制造芯片生產設備的Lam Research在9月6日致貿易監管機構的一封信中表示,對硅、陶瓷機械部件和其他產品征收關稅“增加了我們美國制造業務的成本,降低了我們在全球半導體制造市場的競爭力”。然而,Lam Research信中所有的項目都在最終的新稅清單中。
 
美國企業對這一份清單顯然憂心忡忡。“我們對這些關稅的擔憂是,美國將受到最嚴重的打擊,這將導致美國經濟增長放緩,競爭力下降,美國消費產品的價格上漲。”蘋果公司早些時候在評論這項提議的信中表示。
 
中國的反擊
而中國在美國貿易戰的歷練中也持續強勢:來自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辦公室發出的公告稱,美方一意孤行,導致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為捍衛自由貿易和多邊體制,捍衛自身合法權益,中方不得不對已公布的約600億美元清單商品實施加征關稅措施。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等法律法規和國際法基本原則,經國務院批準,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產于美國的5207個稅目、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或5%的關稅,自2018年9月24日12時01分起實施。如果美方執意進一步提高加征關稅稅率,中方將給予相應回應,有關事項另行公布。
 
而在這600億美元5207個稅目的商品中,對電子元器件行業有影響的商品類別清單十分明顯,具體來看:涉及到包括擬對原產于美國的片式鉭電容器、片式鋁電解電容器、其他鋁電解電容器等,以及額定功率<20W片式固定電阻器、發光二極管LED、繼電器、半導體及可控硅等開關元件等將正式加征10%的關稅。此外,鉭電容器、其他多層瓷介電容器、額定功率>20W 固定電阻器等加征10%的關稅。而存儲器、其他電容器、鎳鎘蓄電池等等加征5%關稅。此外,硅膠、單晶硅、多晶硅、硅片及大量基礎聚合物被包含在內。
 
這也意味著相關原產于美國的進口產品將最高加征25%的關稅,意味著產品價格增長了四分之一。而此前,電子元器件中接插件的進口稅率已增加了25%。
 
據了解,相關阻容的美國品牌涉及到AVX、VISHAY、KEMET、Skywell、AEM、Coilcraft、Pulse等等。另外還有很多日系韓系臺系的品牌也在美國有對應的生產線,涉及面極廣。
 
隨著關稅的加征,原產于美國的產品漲價已成必然,這可能帶動整個阻容市場的漲價,原本受漲價缺貨的阻容市場已是遍地哀嚎,如今的貿易戰可能引起新一輪的國際品牌漲價,但從另一層面來看,或將推進國產阻容器件的發展。同時,芯片最上游的硅片課以加稅,反過來是否將促進國內硅片廠商的奮起,但或可能波及下游芯片的價格上漲。
 
后續的應對
美國持續強硬、一而再再而三地發動“貿易戰”,印證了其的深度“恐慌”:即扼制我國以“中國制造2025”為代表的戰略新興產業的發展,保持自己在高科技領域的領先地位。而貿易戰也將是持久戰,有可能長期化、常態化。
 
在全球經濟分工合作越來越緊密的今天發動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負面影響顯而易見,亦確實給國內IC業乃至整個電子信息產業蒙上了一層陰影,不僅波及更多的系統廠商和元器件廠商,亦會影響到中國電子制造業的整體產出。
 
中興事件已經充分體現了國產半導體產業鏈對國外的嚴重依賴,但中美貿易戰將迫使系統廠商更多與國內元器件廠商配合,花更多精力來挖掘國內市場需求,這是風險中的機遇。同時,也將激發國產半導體業直面現實,在產業鏈中對美依賴程度較高(國產替代率較低)的FPGA、GPU、第三代半導體材料、EDA和IP等方面,不斷加強自主和自控能力,這是真正的零和博弈。
 
同時要意識到,中美貿易逆差大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國限制其高科技產品向中國出口,如果雙方貿易戰全面升級,美國掐斷半導體核心環節供應(例如設備、EDA、IP、國內無法設計生產的元器件),將使中國電子信息產業嚴重倒退。如果特朗普進一步對價值2670億美元的產品加征關稅,那么幾乎所有中國進口產品都會受到影響,包括iPhone和其他所有智能手機。
 
這樣的“惡化”將不得不防。雖然美國想重溫1980年代對日本貿易戰的舊夢,但歷史已然翻篇。全球半導體的市場在中國,這是我們發展民族產業的最重要底牌,我們如何將一手不太好的牌打出彩呢?
 
部分半導體商品清單
 

1.jpg

 

2.jpg

 

3.jpg